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诱惑读书网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汉道天下》最新章节。

  《汉道天下》来源:

  吕布送走陈宫,在帐里独自坐了很久,长吁短叹。

  陈宫的理由很充足,但负荆请罪……太丢人了,以后还有什么颜面立足于世。

  就在吕布纠结的时候,帐门一掀,魏夫人从外面走了出来,将一根绳子、一根荆条扔在吕布面前的案上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  吕布吓了一跳,长身而起,见是夫人魏氏,这才松了一口气,重新坐了回去。

  “夫人,你这是……”

  魏夫人没好气的喝道:“大丈夫立世,能行则行,不能行则斗,为何如此犹豫,如妇人一般?”

  吕布涨红了脸。“夫人,不是布不肯,实在是……”

  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”魏夫人横眉冷目。“要我说,天子能给你负荆请罪的机会,便是难得。放眼天下,如今还有谁能容你?就算你肯入楚,刘表愿意收留你吗?”

  吕布长叹了一声。

  要不是走投无路,他又何至于如此委屈。

  “夫人,话虽如此,可是陈宫的话未必可信,他与荀攸说了些什么,无人知晓……”

  魏夫人打断了吕布。“我觉得陈公台说得对,并州之于你,正如赵之于廉颇,正是用武之地。韩信能受屠夫胯下之辱,你向陛下负荆请罪又怎么了?过了这一关,以你的武艺,将来建功立业,上可以报效国家,下可以安身立命,岂不比丧家犬一般游走于关东更好?”

  吕布觉得有理,微微颌首。

  虽说他疑心陈宫的忠心,但道理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。

  魏夫人坐在吕布身边,缓和了语气。

  “当初在长安,我便觉得天子与众不同。这一路走来,又听了不少事,愈发觉得天子有中兴的希望,远非董卓、袁绍之流可比。他是天子,你掘了帝陵,他如果不问罪,如何向天下人交待?夫君,这一步,是你必须迈过去的一步。迈过去了,你就可以放下了,不用再背在身上。”

  吕布眼神闪烁,心思开始动摇。“夫人,我若负荆请罪,你会看不起我么?”

  魏夫人白了他一眼。“你若能知错就改,我敬你是个汉子。你若是缩头缩尾,以后就别再进我的帐篷,想去哪儿睡就去哪儿睡吧。”

  魏夫人站了起来,一甩衣袖,向内帐走去。

  吕布讪讪而起,想跟进去,却又没好意思。

  魏夫人的声音从帐内传来。“将来天子平定天下,袁绍、袁术兄弟头悬北阙,你是立于朝堂之上,还是和他们一样,都决定于你今日的选择。”

  吕布长叹一声,咬咬牙。“夫人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——

  次日一早,刘协起身,提着刀来到帐外,准备每天例行演武。

  刀还没拔出来,披着大敞,等在远处的吕布便来到刘协面前,脱去大氅,跪在地上。

  他那扎眼的形象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  他脱去了上衣,反缚双手,脖子上系着一条绳子,背后绑着一根荆条。

  刘协提着刀,目瞪口呆。

  会玩啊,居然负荆请罪,谁说吕布有勇无谋?

  刘协一时没反应过来,缓缓拔出了环首刀。

  吕布的脖项明显一硬,身体微挺,几乎一跃而起,然后刘协就看到了他额头的冷汗。

  没等他明白,一个少女飞奔而至,张开双臂,拦在了吕布的面前。

  “陛下,你不能杀我阿翁。”

  刘协大惑不解。“你是……”

  吕小环泪流满面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阿翁……我阿翁也是奉命去掘帝陵,不得不行。我阿翁……我阿翁也没拿几件东西,都被董卓拿走了。”

  荀攸赶了过来,附在刘协耳边,说明了吕小环的身份,尤其强调这是吕布的独女。

  刘协恍然大悟。

  这就是那个差点嫁给袁术之子的吕布之女啊,果然是虎父无犬女,虎得不轻。

  你看不出来你爹在演戏么,这么有名的场面,你来捣什么乱。

  “刀。”荀攸又提醒道。

  刘协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提着刀,连忙收了起来。

  就算他要砍吕布的首级,也没必要自己动手。

  看到刘协还刀入鞘,吕布这才松了一口气,连声低呼,让吕小环闪到一边,别影响他表演。

  吕小环一头雾水,嫁到一旁,茫然地看着天子与父亲吕布。

  刘协走到吕布面前。“温侯所请何罪?”

  吕布叩头,语气沉痛地说道:“臣有眼无珠,不辨忠奸,轻信董卓乱命,掘坏帝陵,罪该万死。”

  刘协眉梢轻挑。

  这吕布还真会挑重点,什么罪都不认,只认掘坏帝陵的事,而且全推到了董卓身上,把自己扮成了遵守命令的受害者。

  拜托,你那时候也不年轻了,连这点是非都分不清,还当自己是纯洁的小绵羊?

  不过他也只能追究到这一步。

  乱世之中还能恪守道德的人凤毛麟角,仅靠他们也拯救不了大汉。

  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才有可能逆转形势。

  “掘坏帝陵是大不敬,纵使是奉令行事,也不免死罪。”刘协严肃地说道。

  没办法,这件事将来十有八九是要载入史册的,该有的仪式感必须有。

  吕布汗流浃背,顿首请罪。

  虽然知道天子不太可能真杀他,但天子年幼,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时冲动?

  将性命交在别人的手中,就是这么危险。

  “虽然,温侯亦有杀董卓之功。国家存亡之际,更不可自毁长城。且免温侯死罪,容你戴罪立功。将来天下太平,再使温侯重修帝陵,以补前过。”

  吕布长出一口气,连忙谢恩。

  刘协拔出腰间短刀,举步上前。

  吕小环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趴在吕布身上,大叫道:“陛下,别杀我阿翁。只要你能饶了他,让我干什么都行。”

  刘协看着吕小环,心中可惜。

  好好的一个小姑娘,怎么是个聋子?我刚刚都说了免他死罪,让他戴罪立功,杀他干啥?

  “让你干什么都行?”

  “是,干什么都行。”吕小环泪流满面,可怜兮兮地看着刘协。

  “那好,朕命你站到一边去,别影响朕为令尊解缚。”

  “啊……啊。”吕小环这才明白刘协拔刀不是要杀吕布,而是为吕布松绑,连忙让到一旁,粉面通红。

  刘协割断了吕布身上的绳索,取下荆条,在手里掂了掂,又递到吕布手中。

  “温侯当以此为戒,切莫再犯,否则国法难逃。”

  “唯。”吕布羞惭难当,双手接过荆条,躬身一拜。

  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汉道天下》最新章节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
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

紫兰幽幽

汉末之并州匪政

杨氏良家子

我真没想当皇帝啊

梵如风

末世从封王开始

飞花逐叶

铜驼烟雨

过往不算

晋末征途

过往不算